推进了利率市场化,余额宝根本不用管

2019-10-11 10:48 来源:未知

新浪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会”于4月8日-11日在海南博鳌举行。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原招商银行(10.18, -0.06, -0.59%)行长马蔚华参加了“互联网·金融:通往理性繁荣”分论坛。他表示,中国互联网金融氛围全世界最浓,余额宝[微博]的发展是在倒逼银行业改革,从而推进利率市场化。以下为相关对话内容:

互联网金融这一引发多个争议的话题,昨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再度热议。

马蔚华:中国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舆论氛围比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浓,因为我前两天开两会下来,所有的问题都是互联网金融,这是大家对新事物的感悟和关注是值得兴奋的。我觉得说阿里巴巴[微博]炒作没听说过,互联网金融对利率市场化肯定是倒逼和促进。

在博鳌“互联网金融———通向理性繁荣”的论坛上,多位嘉宾均表示,互联网金融虽然需要监管,但对新生事物应持包容态度。对于热议的余额宝,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招商银行原行长马蔚华表示,对于余额宝“根本不用管”,它只是利率没有市场化的产物。而上海陆金所董事长G regory G ibb则称,互联网金融的核心优势在于风险管理。怎样解决风险是核心。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客户流量多大都没用。

以余额宝为例,余额宝确实分流传统银行很多的活期存款,银行的活期存款还是管制的,前提是你没放开,银行心里也是如焚如火,银行呼吁放开利率比以往任何时候强。因为存款利率不放开,1月份银行存款减少了8000亿,不都是余额宝吸引去了,因为银行体系外有很多、很多的金融的市场,包括PE、民间借贷、活期理财都比银行高,脱媒是必然的。

互联网金融确有大风险

有了余额宝以后,你需要花更高的利益把货币资金从同业存款吸收回来,这银行一想,我傻?我自己把货币利率放开就行了,所以倒逼银行的改革,对利率市场化是促进。

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上海陆金所董事长G regoryG ibb说,互联网金融的核心优势在于风险管理。客户体验有加深,成本有降低。怎样解决风险是核心。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客户流量多大都没用。

马蔚华指出,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很有必要,因为从传统金融的观点来看,像二维码支付和虚拟信用卡这种产品,确实风险很大。中欧工商学院副院长陈龙也指出,互联网金融企业仍然是销售产品的企业。但陈龙也称,一些监管措施过于严苛,并不合理。“包括支付,就是一次不要超过5000块钱,或者一年不超过1万块钱,这个很难去想象。”陈龙认为,监管部门或受到传统金融企业的压力。

在重构监管边界早餐会上,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认为,在监管上,要相信市场机制的力量。张维迎认为,社会监督,如媒体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舆论监督,也是非常重要的监督方式。

马蔚华同时表示,对互联网不要一下子取缔、一下子制止,要呵护、观察它。他同时指出,监管底线一是不能随意吸收公众存款,二是不能非法集资。因为这两个底线都涉及公众利益。

倒逼利率市场化

在论坛,马蔚华称,互联网金融对利率市场化肯定是倒逼和促进。以余额宝为例,余额宝确实分流传统银行很多的活期存款,银行的活期存款还是管制的,因此,银行呼吁放开利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马蔚华认为,对于余额宝“根本不用管”,它只是利率没有市场化的产物。马蔚华称,因为银行体系外有很多金融市场,包括PE、民间借贷、活期理财都比银行高,所以,银行脱媒是必然的。有了余额宝以后,银行需要花更高的利益把货币资金从同业存款吸收回来,所以互联网玩金融倒逼银行的改革,对利率市场化是促进的。

对于P2P等互联网金融产品,计葵生告诉南都记者,现在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或者P2P,融资金额比较少,对传统银行而言成本太高,互联网金融成本低,可以覆盖到小微企业,这将是未来互联网金融的优势。

中国人保总裁王银成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保险因为需要庞大的理赔等售后服务团队,互联网销售保险成本也要到传统销售方式的2/3左右。未来互联网销售保险将以小额产品为主,今年人保就将推出一批网上销售的保险产品。同时,王银成说,会考虑与一流互联网企业合作开发金融产品。 采写:南都记者 张俊杰 陈琳琳

国企改革重返“政企分开”老话题

昨日及前晚的博鳌亚洲多场论坛上,来自企业、行业协会人士及相关专家多次探讨国企改革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话题。

在前晚的正和岛夜话论坛上,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回答南都记者提问时称,国企改革首先必须要做到政企分开,否则民营企业“玩不转”。东风汽车(3.09, -0.02, -0.64%)总经理朱福寿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合资股比例改革将倒逼汽车企业国际化,中国企业要走出去首要树立品牌。

国企首先要政企分开

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前晚在正和岛论坛上回答南都记者提问时,说,目前推进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首先要国有企业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权力分开,成了真正的市场主体。“你不分开的话,民营企业玩不转的。”保育钧说,因为国企“权在手”,民企难以与国企平起平坐。正和岛CEO刘东华[微博]则告诉南都记者,由于稀缺资源还在“体制内”,因此民企对国企改革可谓充满热情,但在过去十年事实上“国进民退”的大背景下,要想真正改革需要建立一套游戏规则,不能国企换一个企业领导变一次经营理念。

在“放松管制与民企机遇”论坛上,保育钧表示,要把保护民营资本写进宪法,民营资本才能真正受到保护。同时,很多法律都要改,包括土地法、民法等等,这些东西完善,民营企业的保护才是长期制度化的保护。远东控股董事长蒋锡培[微博]提出,要对各种企业一视同仁,不能简单地分成国企、民企、外企等不同类别。

昨日,在“重构监管边界”早餐会上,申银万国[微博]董事长李剑阁告诉南都记者,未来国资委[微博]等监管部门将完全不再去考虑企业的经营方向和经营策略及人事安排,应该管资本。你只要管这部分资本的安全性,其实也考虑它的流动性,在合适的时候,要把它卖了,要更信任社会资本,民营资本可以管得更好。

合资股比例放开倒逼企业国际化

前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东风汽车总经理朱福寿表示,合资股比例放开可能是一个大趋势,但何时放开、怎么放开可能还要考虑一个时间点的问题。朱福寿告诉南都记者,对于合资股比例放开要辨证来看,它应该是有利也有弊。从长远看,朱福寿说,合资股比例放开将倒逼中国汽车产业进一步融入国际化,进一步参与全球化的竞争,进一步按照市场化的规则经营。

不过,朱福寿同时告诉南都记者,从短期看,合资股比例放开会马上出现矛盾。目前,我们的汽车国企很多历史包袱还没有解决,本身实力还不够强大,决策的效率、决策的质量、激励的机制问题还存在,所以一旦正式放开合资股比例,可能对自己的冲击很大。如果坚守不了50:50的合资股比例底线,合资车企中中方能不能保留足够的话语权,可能还存在问题。 采写:南都记者 张俊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wellbet登录发布于健康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推进了利率市场化,余额宝根本不用管